网站公告:
欢迎来到自助体验金8-88平台_自助领取8-88体验金官网!!!
全国服务热线:
产品类别PRODUCTS category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电话:

邮箱:8888@qq.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188号

新闻资讯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自认被瑙鲁礼遇的台“外长”,曾说“断交”是喜事
添加时间:2018-10-11

  【文/观察者网 朱敏洁】瑙鲁这个国家还真是interesting。

一个国家总统指着另一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称“he’s nobody”(他是个无名小卒)、不懂为客之道时,不知这个国家懂不懂什么叫“地主之谊”、外交惯例。

同时,台当局外事部门对外发布“外长”吴钊燮在瑙鲁得到礼遇——被安排为首位发言嘉宾;然而话音未落,台媒就迅速扒出吴钊燮在2002年时讲得一句话打脸:“台当局与瑙鲁‘断交’是办喜事”。

这么清奇?

瑙鲁共和国是位于南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的一个岛国,国土面积为21.3平方千米,是世界上最小的岛国,也是世界上第三小的国家,仅大于梵蒂冈及摩纳哥;人口约10000人,居世界倒数第三,仅多于图瓦卢和梵蒂冈。

1980年,瑙鲁与台当局“建交”,2002年与中国建交、并与台当局“断交”,至2005年瑙鲁又再次恢复与台当局“外交关系”、与中国断交,并一直维持至今。

瑙鲁岛/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首先,从瑙鲁总统瓦卡口中的“nobody”(无名小卒)——杜起文特使说起吧。

这是瓦卡的原话:“他不尊重受我们邀请前来的太平洋岛国论坛领导人和其他部长。这是开玩笑吗?看看他,只是个无名小卒。”

截图来自卫报

2018年9月,杜起文特使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图片来自卫报

杜起文大使一直在中国外交领域任职。1975年进入外交部后,先后在外交部新闻司、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团等部门任职。

1998年至2000年任驻英国使馆公使,2000年至2003年初任驻肯尼亚大使兼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人居署代表,2003年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2004年至2006年任外交部政策研究司司长,2006年至2009年任中央外办副主任,2009年至2011年任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特使,2011年至2014年初任驻希腊大使,2014年起任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特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学会会长、外交部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等。

根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显示,杜起文大使于2015、2016、2017年以特使身份出席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也曾参与太平洋岛国发展论坛峰会,多次访问太平洋岛国并参与地区发展事务的讨论。

截图来自外交部网站

2014年,新华网刊登一篇采访,题为“中国将为推动太平洋岛国绿色增长作更多贡献——访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特使杜起文”。

杜起文在专访中提到,自己曾到过十来个太平洋岛国和地区,亲眼目睹这些地方遭遇海平面上升引发的危机,其他海洋性灾难和极端天气也随时对这些国家民众的生存构成威胁。但是,这些国家因经济实力不够,防范风险、应对灾害能力严重不足。作为生态环境链条中最为脆弱的一端,太平洋岛国出现的环境问题将对全球环境带来系统性影响,需要全人类共同面对。

当时,杜起文还介绍道,过去中国为斐济等岛国兴建桥梁,2013年中国提出支持岛国重大项目建设,提供10亿美元优惠贷款,用于重大生产型项目、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也设立10亿美元专项贷款,用于支持岛国基础设施建设等。

以上述履历,杜起文应该也算得上太平洋岛国的“老熟人”,身为其中之一的瑙鲁难道不清楚?

身为成员国的瑙鲁并非第一次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还是只想装作不知道。

瑙鲁总统巴伦·瓦卡 图片来自卫报

太平洋岛国论坛是一个由太平洋诸国参加的国际组织,成立于1971年,秘书处位于斐济苏瓦,旨在加强太平洋独立国家之间合作的政府间组织。2018-2019年的轮值国是瑙鲁,瑙鲁总统瓦卡任轮值主席。

成员国中最有存在感的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们比其他成员国的领土面积更大、经济发展程度更高,既是论坛重要的赞助者,也是其他太平洋岛国重要的出口市场。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介绍,论坛秘书处财政预算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各支付1/3,其余部分由其他岛国成员分摊。目前向秘书处提供捐助的国家、地区和组织有:中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欧盟、法国、法属波利尼西亚、德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英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论坛在北京开设贸易代表处“太平洋岛国论坛驻华贸易与投资专员署”。论坛从1989年开始,邀请中、美、英、法、日和加拿大等国出席论坛首脑会议后的对话会议。其中,中国台湾地区是发展伙伴。

所以,如果搞不清中国作为对话伙伴参与论坛的状况、也不认识中国特使,恐怕就是轮值主席的失格了。

太平洋论坛成员国、观察员、对话伙伴、发展伙伴等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其次,瑙鲁总统又针对“nobody”向各大媒体做了解释:“他都不是部长,却认为自己能在图瓦卢总理之前发言,这是疯了吗?”

截图来自卫报

这里再次提醒一下杜起文过去一直以“特使”身份出席太平洋岛国论坛。

何况“特使”在全世界外交领域非常常见,指一国派往他国负有特别使命的临时外交代表,一般可分礼仪性和政治性两种。后者主要是参加某个多边或双边谈判,就推动一项政策主张、申办某个国际会议(活动)等。

而且委派政府特使有许多优势。一是履行手续快,只要政府同意即可办理,不像委派大使那样需要法律手续;二是人选灵活,可以是政府高级官员,也可以是现职官员或离任、退休官员,又或者是专家、非专业人士等。

三是可以得到对方重视,受到较高礼遇。政府特使通常可以见到访国的政府首脑甚至国家元首,而同样级别的官员一般只能见到比自己高一个级别的对方官员。

再看看过去对话会中,作为对话伙伴出席会议的国家代表,似乎也并非一直是外长或总理。比如今年与杜起文同场参会的美国代表是内政部长,但2016年同场的则是助理国务卿。

既然如此,作为惯例参会、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特使的副部级身份难道有落差?当然,我们尊重轮值国对会议事务作出的安排,但会后轮值国主席以身份位阶来指点对方,似乎也是一种外交失礼。

第三,再回到现场情况,来看瓦卡的说法是不是仅为“一家之言”呢?

至少,英国媒体卫报在援引消息源时,还作出了另外的解释。

截图来自卫报

由于当天是闭门会议,因此卫报9月5日引述现场消息人士指,中方人员在会上确实耐心等候,并向主办方示意要求发言,但遭到其他与会人士的无视。

“最后,他大发雷霆,生气地对着现场人士高声讲话,站起来离开,但并不是从最近的出口出去,而是绕着会场一周以向在场每一个人表示自己的愤怒。”

这位消息人士还形容,瑙鲁对待中方代表的方式被认为是“蓄意公开羞辱”。

截图来自卫报

另外卫报也引述了另一名消息人士的不同版本,认为中方只派杜起文为“特使”,却要求参与元首级会议,更在会议期间骚扰其他领袖发言。这个说法基本与瑙鲁总统的口径一致。

而且除了会场争议外,从中方代表抵达瑙鲁的那一刻起,就受到了各种“特别待遇”。

此前据法新社消息,杜起文等中方代表抵达瑙鲁后,就被瑙鲁方面要求以个人护照办理入境手续。

瑙鲁的这个做法引起多个太平洋岛国不满,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Tuilaepa Sailele Malielegaoi)在给瓦卡的信中指责称,“作为瑙鲁总统,您的单边行动是危险先例,论坛领导人是不会接受的”,瑙鲁政府的决定“让人质疑我们组织的诚信、可靠性和根基”。他甚至威胁退出今年论坛,还有其他国家有可能跟随。

而瓦卡事后称,这是“误解”,因为瑙鲁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双方有一个存在很久的交互安排,瑙鲁部长们到中国参加多边会议也会使用因私护照,中方知道这一点。虽然瓦卡最终让步,给中国代表团的签证核准信盖章,但拒绝透露是否坚持要求中国代表使用因私护照。

台外事部门“隔岸观火”?

观察台媒近日消息可以看到,台当局“外交部长”吴钊燮也出席这次论坛。台“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被媒体问到瑙鲁的行为是否对台当局的支持时表示,尊重轮值主办国瑙鲁的议事安排及相关主权行使,并称,以一个现代化文明的国际社会成员来说,应该尊重国际会议相关的议事规则,以及主办国的安排,这是基本的为客之道。

李宪章还感谢瑙鲁对吴钊燮出席论坛的礼遇,在5日早上召开的圆桌会议中,吴钊燮受邀担任首位发言贵宾。吴钊燮更是当场“发红利”,设立总额200万美元的“‘台湾/中华民国’太平洋岛国论坛国家特别医疗基金”,期限从今年9月到明年8月。

吴钊燮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 图片来自台“外交部”

然而,就在台外事部门“洋洋得意”之时,有台媒却翻出吴钊燮的陈年往事。

9月6日,台资深政论人士唐湘龙在TVBS“少康战情室”节目透露,2002年瑙鲁与中国建交、并与台当局“断交”,时任陈水扁政府“总统府秘书长”的吴钊燮却称,和瑙鲁“断交”是办喜事,因为本来这个“邦交国”除了向台湾要钱,一点用都没有。

不过,吴钊燮还真是尽说大实话呢。

《悉尼晨锋报》早在2011年时引述维基解密2010至2011年公布的美国外交文件指出,一位在瑙鲁政府工作的澳大利亚财政官员提供给美国外交人员的消息称,台当局向瑙鲁政府的部长们每月各支付5000美元,作为瑙鲁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报酬;其他议员们则可以拿到每月2500美元。这项对瑙鲁政客的秘密支付从2005年两边恢复“外交关系”之后开始的。

此外,每年提供450万美元的预算支持,每年200万美元共支付6年为瑙鲁购买一架波音737,以及向瑙鲁提供100吨大米等等。

当然,台当局的这些手段,无疑和两岸与瑙鲁之间的“恩怨”有关了。

截图来自维基解密,文件时间显示为2007年8月9日

另据环球时报2002年的一篇报道称,为拉住瑙鲁,台当局20多年来向其奉送了不少银子。除每年提供300万美元的固定“援助”外,台湾还“无偿帮助”瑙鲁改善水、电、通信等基础建设,其中很大的一笔开销是1992年7月贷款850万美元为瑙鲁修建饭店;2001年又为瑙鲁兴建了一座发电厂。

同时台当局还多次邀请瑙鲁政要赴台旅游。2000年陈水扁“就职”时,特意邀请瑙鲁前总统多维约戈赴台玩了一圈。多维约戈的长孙在台湾侨德小学读了3年书的一切费用当然是台当局掏腰包。2002年6月,台“外交部亚太司司长”郑博久曾带着丰厚的见面礼赴瑙鲁联络感情。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BBC援引据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向太平洋地区国家提供最多援助的国家是澳大利亚。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在太平洋岛国上有传统的既得利益,一战后太平洋岛国基本落到美英手中,后被“委托”澳大利亚“照顾”,澳大利亚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代言人”当然要照顾西方利益。但随着中国与岛国之间经贸关系的迅速发展,使得这些国家逐渐向中国倾斜,便让原本的既得利益集团很不舒服。

二战后瑙鲁由澳大利亚托管,1968年宣布独立,1970年从英国手中拿回磷酸盐矿所有权,便决定以磷酸盐致富兴国。然而随着矿产资源开发殆尽,瑙鲁的经济也陷入沼泽。

更可怕的是国家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过度开采又让小岛平均海拔由40多米下降到30米左右,岛上土地更加松散,在海水冲击下面积逐渐缩小,几十年来陆地面积由24平方公里下降到21平方公里。

于是,瑙鲁再次投向澳大利亚。

不擅长经营财富的瑙鲁在经历经济下滑时,1990年代将国家变为避税天堂和洗钱中心,并贩卖护照。2005年起,瑙鲁接受澳大利亚政府的援助,澳大利亚向其提供财政及技术支援,包括指派一名财政部长,为瑙鲁准备财政预算、以及作为瑙鲁卫生和教育事务顾问,而瑙鲁则建立一个拘留所处理非法进入澳大利亚的难民以作为回报,因此外界也一直质疑瑙鲁为澳大利亚的“关塔那摩”。

截图来自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网站

事实上,难民营也是本次论坛的焦点。瑙鲁想尽办法转移外界对难民营的关注,甚至威胁记者不得报道。

“瑙鲁难民营工作人员称如果他们讨论难民的话将失去工作”,截图来自卫报

“新西兰记者在采访难民营后被警察扣留”,截图来自卫报

而且,瑙鲁虽然是一个主权国家没有自己军队,通过一个非正式协议,由澳大利亚负责国防,只在民间拥有自己管辖的警察部队。

此外,瑙鲁举全国财力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买了一块地,修建一座52层的瑙鲁大厦,总统府便设在大厦顶层。

另一方面,瑙鲁还曾利用国际政治格局“敛财”,通过承认某些国家的主权以获得资金援助。1980年8月,瑙鲁与阿尔及利亚建交,宣布承认西撒国,阿尔及利亚此后每年给予瑙鲁1000万美元经济援助,直至其2000年撤销承认西撒国为止。塞尔维亚内部的科索沃一直闹独立,2008年瑙鲁宣布科索沃是主权国家,因此从美国等北约国家获得财政援助,具体金额不详。俄罗斯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从格鲁吉亚独立,2009年瑙鲁宣布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是独立国家,从俄罗斯拿到5000万美元援助。当然,瑙鲁政府对此肯定是否认的。

稍早前据日本经济新闻称,事实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打算在此次论坛上与太平洋岛国签署联合安全声明,以巩固他们的影响力,但太平洋岛国最关心的是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

而杜起文特使是在针对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言时遭到阻止。同场的美国内政部长却大谈“美国承诺”,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代表表示附和,只不过这些做法遭到不少担忧气候变化的太平洋岛国抗议。